您的位置: 金坛信息网 > 健康

白衣乱世行 第二十八章 测试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40:45

白衣乱世行 第二十八章 测试

盘龙镇的格局很乱,道路曲折复杂,安叔似是非常熟悉,左拐右转间毫不迟疑。

刘夏跟在后面,没有问安叔带他去哪里,他对安叔知之甚少,却莫名有一种信任感。一个值得世家家主托付后事的人,修为能力尚在其次,忠诚和信任才是最重要的品质。刘夏相信方天啸,自然对安叔没有怀疑。

踏进一家兵器铺子,迎面扑来一股肃杀之气,刘夏环视一遍,铺子不大,墙上零零散散挂着十几把兵器,每一把兵器都散发着独特气息,有的寒冷如冰,有的灼热胜火,还有的深沉似海,其中一把大刀上黑气缭绕,竟然是魔族兵器。

兵器铺子毫不起眼,里面的兵器俱是精品,刘夏相信这里的每一把兵器都有名字,曾经持有过它的人也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,如今兵器还在,人已消散。

“神兵!这位少侠所背之剑可是荡魔剑?”进门之后,铺子里一个黝黑青年便目光灼灼盯着刘夏,直到此刻才开口发问。

“不错,阁下好眼力。”

听到刘夏亲口确认,黝黑青年眼睛陡然变亮,走到刘夏面前急问:“这把剑你要出手吗?多少灵石?”

荡魔剑在神兵名录中排名八十九,能持有此剑的人肯定不是来买兵器的,黝黑青年自然而然认为刘夏要卖剑。

刘夏摇摇头,说道:“我不是来卖剑的。”说完看向安叔,谁知安叔似没听见,专心观察墙上挂的兵器。

“哦!”黝黑青年脸上闪过失望之色,热情顿消,无精打采道:“想要什么兵器自己看吧!”

刘夏见安叔不说话,尽管心中疑惑,却没有催促,转头看墙上的兵器。他对其中一把刀很感兴趣,此刀长约四尺,刀身呈黑色,刀剑狭窄而尖锐,刀背十分厚重。

伸手抓起此刀,入手颇重,只怕有一百公斤,刘夏试着挥舞几下,发现刀刃十分锋利,几无破空之声。

黝黑青年出声道:“这把刀名为无锋,是铁刀门的镇派兵器,售价八十枚上品灵石。”

刘夏知道铁刀门,曾经也是威震一方的江湖大派,三百年前为缉神司所灭,没想到其镇派兵器流落到此处。

八十枚上品灵石买一把镇派兵器,听上去似乎不贵,但现在的修行界不比以前,灵石产量大幅度减少,被发现的灵石矿脉大多被强大势力占据,每年产出的灵石绝大部分自用,只会拿出极少数换取修炼资源。

听到这个价格,刘夏将兵器挂回去,他原想买下来给王一刀,此时看来他与此刀无缘。

看到这一幕,黝黑青年凑上来道:“少侠如果嫌贵,我这里倒有一个折中的办法,不知你有没有兴趣?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本店从未打过折,不过你若让我看看荡魔剑,这把无锋我可以给你便宜十枚上品灵石。”

十枚上品灵石的确不是小数目,但对刘夏用处不大,他身上拢共还有一块上品灵石,除非黝黑少年脑袋被门挤了,才会以一枚上品灵石卖给他。

不过揣测黝黑青年的心态,刘夏没有着急拒绝,而是说道:“我身上只有一枚上品灵石,而且这枚上品灵石我留着还有用,不可能给你。这把无锋很适合我一个朋友,你如果能把无锋给我,我可以把荡魔剑留给你一天一夜。”

黝黑青年闻言脸立马沉下来,还没来得及张嘴,就听刘夏继续说道:“你是生意人,我当然不会让你做赔本买卖,你把无锋给我,接下来三年内我照原价给你八十枚上品灵石。”

这相当于无息贷款,普通商人也会跟钱庄借贷,对于这种模式黝黑青年并不陌生。

黝黑青年做的却是江湖买卖,铺子里的兵器除了三两把外,其他兵器的主人都已经人头滚落魂归地府,这就是江湖人的命运,不知哪一天就会丧命。三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谁知道刘夏会不会遇到意外死了,人若死了他向谁要账去。

还有一个让黝黑少年迟疑不定的原因是信任问题,他与刘夏初次见面,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,信任的基础是一点也没有,这借钱还账譬如合作,信任是最基本的条件,没有信任,一切无从谈起。若非刘夏表情很诚恳,态度很认真,黝黑少年还以为是来消遣他的。

见黝黑少年犹豫不决,刘夏知道有戏,看来神兵荡魔剑对他的吸引力非常大。

刘夏不着急,神态轻松,他之所以这样做,完全是因为安叔。

进门后,安叔一句话没说,也没表现出任何异常,但刘夏断定安叔来兵器铺绝不会无的放矢,这是刘夏感觉自己的提议会被黝黑少年接受的最大依仗

白衣乱世行  第二十八章 测试

不就是没有信任吗?如果有个熟人在中间,信任自然会有。

黝黑青年如同欧阳烈,不过是刘夏格外注意的一枚棋子,能在盘龙镇开一家兵器铺,黝黑少年的锻造水平肯定不低,能够跟有特殊才能的然建立关系,刘夏自然非常乐意。

正如刘夏要送给王一刀无锋,原因无他,王一刀是刘夏和欧阳烈之间很重要的一颗纽带,而且欧阳烈出身行伍,脾气本性很合刘夏的胃口,可以培养为心腹之人。

看似很简单的一场对话,刘夏竟然转过这么多心思,难怪方衣梅会说不了解刘夏。随着她日后对刘夏了解加深,她会发现,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真正了解刘夏。

这时,黝黑青年问道:“我该信任你吗?”

刘夏笑道:“问出这句话,说明你已经心动了。”

“我还没答应你,”黝黑青年道:“你如何肯定我心动了?”

“此心动非彼心动,安叔,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口说话。”说到最后一句,刘夏看向安叔。

安叔对黝黑青年道:“观察敏锐,心机深沉,天赋上等,不知你们可还满意。”

黝黑青年看了刘夏一眼,见他神态自若,没有半点吃惊的表情,闷声道:“第一关算是通过,进去吧,后面有人等着你们。”

信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信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